我的第一個戀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9
  • 来源:青青青视频免费观看2020_青青青视频免费线看_青青青视频手机在线18年观看

  我的第一個戀人,確切地說是她先戀我。要說我對她的感情,最大的是憐憫。

  第一次產生憐憫之情是初中畢業以後考高中。我們那一屆考高中有嚴格的制度,先是班主任老師和科任老師一起推薦,一個班五個名額,對象是幹部、軍烈屬、教師子女和貧下中農代表的子女,年齡未滿十八周歲(以報名為準),然後才是成績。他的成績和成份都符合,年齡問題把她拒之門外,聽到這個消息她哭瞭。我第一次看到她哭,沒有出聲,暗暗的拿淚洗面。看到她傷心的樣子,我心裡也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,為她深感惋惜。

  我政審過關,體檢通過,最後參加文考,單人單桌的那種(原先半期學期考試都是開卷),三個教師監考。

  我被錄取瞭。

  雖然考上瞭,可還是高興不起來,原因是她沒能和我一起考上高中的陰影和替他憂傷的感情壓抑著我,畢竟我的成績在一定程度上與她有一定的緊密關系,沒有她,我的成績也不一定過得瞭關。

  她是我的同桌。

  我們班主任老師是數學老師,小學畢業後回傢勞動一年,學校和大隊推薦上瞭初中,屁股還沒坐熱,班主任老師搞摸底考試,其中有一道數學題二分之一加三分之一我直接得瞭五分之二。我的媽呀,試卷改出來後評講,我才知道鬧出瞭天大的笑話,被班主任老師狠狠的敲瞭兩下磕磚。這是我入學的第一次考試不及格,一生中最大的恥辱,讓我好久抬不起頭。

  我看見班主任老師把她找去長談瞭好久,回到教室後要我和她同桌。我的天哪,農村的孩子,都這麼大瞭,而且從小學起從來沒有過男生和女生坐一桌的,男生挨著女生坐都要被笑話。當老師叫我上她那兒的時候,我的臉一下子紅瞭,可能比紅紙還紅,因為我覺得臉上滾燙滾燙的。她怎麼樣,我沒敢看。我們個子都不算高,坐靠墻壁一排的第一桌,我靠墻壁,她靠巷道,每次我來遲瞭,都是規規矩矩的讓她先站到巷道我才上桌位。不知她是有意還是無意,她側到桌子邊上一角,隻給我一小點縫隙,無法進去,若真要進去,非貼著她的身子不可。我的天,哪敢啊,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嗎?那些男生時時拿我開心呢。我隻好把書包往課桌下面一塞,翻過桌子到座位上。她好氣。我們雖然沒有明顯的畫出"三八線",但暗地裡卻有一道不可逾越的界限。做作業的時候,她主動的找我討論。其實我是不想和他談論的,因為那些題目在我眼裡都不在話下。不是吹,在小學的時候,每次考試都是班上第一名,初中的幾次單元考試不到一小時就交卷,同樣穩居第一,沒人撼得動。但常常犯粗心的錯誤,這個粗心也來自於驕傲自信,滿以為穩坐泰山。有一回數學單元測驗下來,我得瞭99分,蠻自豪的,從來沒有得過這樣高的分數,我睨視她的試卷,右上角大大的一個"100"!臉"刷"一下陰瞭,簡直讓我無地自容,悶悶的望著窗戶。我看你錯在哪裡?她反而溫情的越過無形的"三八線",拿著我的卷子與她的對照,然後指著我錯的地方說,你看,你把這最後一個符號弄錯瞭。這一回,簡直是對我極大的羞辱,以後每次做作業她都要監督我或者幫助我仔細檢查才讓我交,因為她是組長。時光最能磨臉皮瞭,以後我也沒什麼顧忌的和她交流討論,她就像一個姐姐,我是她的弟弟。過端午的時候,她悄悄的遞給我兩個粽子,我拿到班主任老師寢室兼辦公室邊上吃起來,香香的,甜甜的,那種感覺難以言表,令好多男生羨慕。我透過窗欞看到老師的辦公桌上也有幾個一樣的粽子,難道也是她給的嗎?她傢有各種水果,成熟瞭的時候,她也常摘一些來給我,還叫我到她傢去摘。我們之間那堵墻無形中被拆開瞭,每次和她一起交流討論作業的時候無拘無束,輕松自然。我斜著身子靠近她,她那散發著皂角香味的發絲飄灑在我的臉上,酥酥癢癢的,薄薄的的確良襯衣透露出她潔白的肌膚,心中暗自湧動激流,呼吸極為不正常。

  兩年的時光轉瞬就過去瞭。初中畢業後我曾給她寫過一封上萬字的長信,有點帶愛情的那種,可一直沒有回音。

  第二次憐憫是我高中畢業以後,看到她在大街上擺地攤賣小百貨。兩年不見,本已漸漸淡忘,突然的看見她,又勾起瞭那段美好的回憶,重拾那段情感。她身體消瘦瞭許多,頭發亂蓬蓬的,衣服不是那麼的得體,簡直就是一個十足的鄉村婦女。她爬在地下,一對雪白肥大的鼓鼓圓圓的奶子完全暴露在我的視線范圍,看樣子大概正嗷嗷待哺吧,櫻桃奶嘴發得脹脹的,不知寶寶有多大瞭。我蹲下想瞭解一下她最近的情況,那次為什麼不回我的信,可她視而不見聽而不聞,把臉扭到一邊向顧客介紹商品,討價還價。當時有女朋友一起,我不好久留。當我起身離開的時候,又轉身看瞭她一眼,心裡酸酸的,一種說不出的感覺。走瞭好遠,還念念不舍。

  又過兩年,我到她現在居住地的學校去當民辦教師,借傢訪的機會找到她傢。他說早一點收到你那封信就好瞭。我說畢業後就給你寫的,她說半年多瞭才收到,已經定親瞭。為什麼呢?我驚訝地問。她說她弟弟要招進區公所醫院當醫生,條件是要她答應嫁給區公所一個副書記的兒子。副書記的兒子患小兒麻痹癥,行走不方便,更不要說下地勞動瞭……她埋怨我,在初中的時候為什麼不早點……老師找我去談,然後把我們編在一桌……你就是不主動。

  我……哎!班主任就是我親爹。